存华白己把二轮卞拖进屋,皮笑肉木笑地讨好

   春华白天上班,晚上骑于轮拧客。
    吝华/L后,女人就问屋,判升电视,边看边织毛衣.一直要等
到男人回来。存华卸天晚上挣丁多少钱,听动静女人就能晓得;
三轮车骑到门u狱地一刹,然后是门ugl5只母狗被踢得一声惨
叫,门被敲得哆略直响,看来至少挣丁二卜G。一点动静没有,
做碱似的轻敲两下门,最多也就挣百元钱、挣钱多呢,女人僚个
奴婢,赵身把三轮车拖议员,又是泡菜,又是点烟。要是没挣到
钱,存华白己把二轮卞拖进屋,皮笑肉木笑地讨好,“乔芹,还在
等拔呀,我给你朴里加些水……”女人就瞅也不瞅他,说:“把你
那臭脚洗干净,L床挺尸去。”
    有犬晚卜,吝华汉抡到儿个客.12点多了.想到女人的嘴脸,
义不敢回去、这时束厂‘男女,要去城北双桥街,春华说十四
小船,又是夜间,至少给f—五允。男的说八,L行吗?吝华说我个
是瞎要的,最少给I.—二jG。女的说那我们/L着去pE。男的说我
们你走不动,你早  天车,没吃饭还nR吐……春华动丁侧隐之
心,惕了F说.卜午pl。
    另的对女的说.这次惨了,把货敖的=万元也赂进上了。女
的况,赔就赔丁,不就是钱吗,慢性挣丁还就是厂、男的说,刊么
时候才能还完啊。女的说,小碍事,阿去以后,你还干以前的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