几天后.帕特发现这个制作人很长时间没有上班


看着这支圆珠笔,  “给我找一支签字笔,我以前用的都是签字笔
道,  “下次请给我带一支签字笔。”
    第二次,他又给我—支圆珠笔,于是我就妙了他。就是这样
次不小心就丢掉了饭碗。
    几天后.帕特发现这个制作人很长时间没有上班,就问我他的情况e
    我回应道:  “他连给我带一支签字笔都记不住,所以我就炒了他e o
    柏特用他那一贯的夹杂着怀疑、失望、愤怒和同情的眼神看着我,当
我某方面做得不好的时候,他就会露出这种眼神(换句话说.那是一种我
很熟悉的眼神)。
    “有什么不对吗?”我间道,并回头看着帕特,  “我已经警告过他一
次了。我是说,难道给我享一支签字笔就那么难吗?”
    “什么!”帕特说,  “你真是有点过分了。我知道你现在心情不好,
但不能迁怒于人啊。而且你也没有必要那样,格伦.其实你人挺不错的,
不要自暴自弃。”
    “暇,管他呢,”我说,  “都是他自我的c
    “g腻随便你吧。”帕特伤i趣地说。
    在我内心深处,我对失去方向的生活是如此恐惧,以至于我不是迷茫
度日就是试图自杀。我的自卑感是如此强烈,以至于我不得不用一切可以
想到的方法削弱它,包括使用自己创、的权力去伤害别人。
    可以想象一下.一个人仅仅因为享错了笔就丢掉工作,虽然有些不可
恩议,但它确实发生了。对于因我而失职的那个人来说,他对此还毫不
知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