啊[那可是我们家小雅的功劳,是她改变厂你的命


 “No[NolNoU个是此[你是我的贵人,考高分对仍状况是举手之劳,对我来说是天
人的事儿2足我人牛的又一次转折,真的2”袁梦说完很今张地吻了录取迥知比一高兴英
语单词也山来了。
    “是啊[那可是我们家小雅的功劳,是她改变厂你的命运,让你如愿以偿。况量还拿丁
第一客,多有而十呀[小雅是你的大救层。”高洁在一费说。
    “功不uJ没i小雅:想吃什么?随便你姚,我请客!”袁梦抑着高邪的手感激地说。
“不用啦!梦姐,别太客气,郁足口巴人。”高肺推辞。
“小雅,仍河4;知道,她是铁公鸡,平时一毛个拔的1难得她有这份情意,千裁欢连啊
你可别太心慈手软,就让她出点儿6LnE[”高洁笑着况。
    “好吧25p你说插几刀才能沧出一淌血呀?”高邪力趣说。
    “不要嘛,人家邯不好意恩啦!”袁梦故作吉盖状,八姑发哮。
    “J个会喇1脸皮厚得渔塌城墙。”高雅开她玩笑。
    “山界上川个有名的吝高鬼,叫什么来着?裹梦可是他的徒第贬
    “你足说欧也妮属朗台吧!“高服迟。
    “对:就足总朗台。”高沽肆无忌惮地拿她做笑料。
    姐豌俩一pR一和。袁妙/u\能力声地抗议,京眼睛狠狠地瞪高治,
我怎么收拾你,君十报仇十年个映。
    “梦蛆,  [—吗用下牛眼球看人呀?”高邪笑问。
    “卫牛眼球?”袁梦有些摸不着头脑。
    “可个是嘛jJL乎/u\剩6BK珠丁。”高雅笑答。
    “刚[税明白厂。”衰梦恍然大情。
    “告诉你袁梦,以后小心,别欺负执否则,小雅帮我加倍奉还给你
她的对手。哈哈!我终于扬以比气了。”高洁汗件得意,对她敲起了警钟。
    高雅像个快乐的精灵,走到哪里把笑声带到哪掣。
    “午时你沉默寡台,像个闷胡卢,怎么和小雅在一起亿础变得能况会适起火化?
多了,变uJ爱啦i小邪总能感染你。”袁梦笑问高沽。
    “你不知迈了吧i我们从小一起L(人,经常受她京发,这点儿默契还足有的。现仟茅塞
顿开,让仍活UD相看姑[我的对她的伶外例齿这样形容:打个铁嘴铜边也L6个过这个内阁。
哈哈[厉害nni”高治解释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