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!一音为定,服务贝,拿峰酒来i”哀梦吩咐,然


 “小雅哪里知道?还是我说吧!个如去新开的那家酒楼,
八的,小雅又百欢则EI菜。行吗?”高洁抡过来说。
    “好陈2”袁梦说。
    一行五人来到同乐斤。
    他们在一个雅间坐下,服务生纸他们端条递水,袁妙把菜谱递给高雅况:
咱们点菜吧!百从什么点什么,别卉气2上面有的随便点,只要你百众q”
    “不要2不要!还足你来点吧!”高雅急忙推托。
    她伯万一超出丁哀梦的取受能力,岂4;尴尬?损人而干。
实怠,给她一个鼓励的眼补。
    高邪见盛情难2p,也就不再报辞了q
    “那好nEl来个麻辣鸡处,椒轮蘑菇。
把菜谱推到哀梦而前。
”高雅点丁构个既有营养J
“来个人香驴肉,香仙杏仁。”袁梦点完把菜谱递给高沽说:
高沽仔细看菜谱,最后决定一个炸小黄鱼,一个爆炒田螺
对于关食她们还是有点讲究的,莫昧加营养。
“你们也点沟个朵?”褒妙沏问的口)L看着内位男十。
“不了2不了!够了。”他们很客气地说。
灯,取炯丹5u拭J  [仰,WL互卫小43真吴“l:  状岁况。
六菜一场,点菜允毕,袭钞况:“喝啤酒,怎么样?”川口)t征求大家的意见‘
高雅微笑LA:“呵呵[客随主使。”
“喝就喝,谁怕谁呀2我酒星还足uJ以的。”高治说,一副拼命=郎的架势。
“好!一音为定,服务贝,拿峰酒来i”哀梦吩咐,然后问高犯:%小邪,咱们怎么个喝
法?”
    “依我看,uR们还是以娱乐为主,如果比拼喝酒,我肯定个是你们的对手。
样?谁输了谁喝酒,如何?”高邪发出侣议。
    “好:什么游戏?怎么个做法?”袁梦沮不及待地问。
    看火她4K感兴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