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彼此1高兴就好,千万别跟我客气。”云端。说


云端看罢,被源烁打动,感觉从未有过被合广露如此诱惑,急忙打开一听细细鼎昧起
来,仿d6今大的杏仁踏格外香甜,屿什日不问,不知足以前不惶得品还足没有留心,现在足
别有一番滋昧个心头。
    被一种优雅的吃法打动,历来莫昧也可以开出玫瑰。
    歌疵表演在一曲:“把爱全铁厂我,把山界给厂我,从此个匀他心小苦与乐。多想告诉
你,共实我心且一直都惶你,你的寂寞,我的心痛在一起——”曼妙的乐曲中进入尼户。
    散场时,嗜杂卢、喧闹声、门哨声、欢呼声响成一片,人流如潮水般向山门涌动,纷
全咨来,有一些小百年故意起氏排地例海股呼啸而来,让人站立个稳。云端下意识地仪护
着高雅,伸出的双臂好像一以翅胺护住她,4;知个觉小拥着她随人流而动。高雅突然好似看
到一个熟悉的人影,单薄而孤独,僵硬而谈模,冰冷而沉默。口已又个心且否定掉了,不会
的,绝对不会是母亲,她最不盲从这类节目了,旦至讨厌。怎么uJ能足她呢?肯定是口巳眼
花/J母米些个止一次表示例找钱她都个会看,畦之以分,怎么会掏钱来看收?也计是白己
神经过敏,有点宁木皆兵丁。况量,人太多难免有某些相似的,看走眼丁,个要花费心思创
炬乱猜了,百分百不是,放心吧!她这样矛盾地口我安慰一番。
    走也剧院,新鲜的生气扑面而来,高邪活动了一Fpq肢,深吸几门清新的生气,感觉
很消爽。对云端说:“谢谢你1让我度过丁一个签好的晚上,真的很开心。”
    “彼此彼此1高兴就好,千万别跟我客气。”云端。说着递给她一支口香糖沉:“好/J
走吧2让我送你bI东吧2”
    高双面对他的盛情没法推辞,拒绝足不礼貌的,只好很顺从地让云端送口LlN东。
月)舶Ir水,洒向安静的大地上,消消亮亮。
摩托车停在高雅家的楼下,她下来说:“谢谢仍拔我回家
了,路上八午小心。升升:”
    “再见2”云端说完调转午头箭一般飞了山上。
    高雅回到家晕,看例还亮着,见姐姐和父米还在客厅
回来啦[怎么还没有休从呀?细心?”
“谁知道呢?她晚上很少出上的,今大也不知迈足怎么了?没有力招呼,这么晚了
见N来。”父亲说。
    “你没碰上她吗?”高洁问。
    “狡?你是况..她—.?”高雅没有继续往下阮
来那个似酉柏洲的影子真的是她。